官网首页论坛结对系统财务系统 申请义工

助学八年 捐助人陈叔叔的格桑花助学故事


作者:陈叔叔 发布人:菠菜


前几天爱莲说问我可不可以写点当资助人这么多年来的一些往事,我不善写文章,也一下子不知从何说起,晚上从柜子里翻出两个鞋盒子,内里都是远自甘南孩子们寄的来信,点算了一下,刚好399封,好期待第400封信的到来!一切回忆尽在两个盒子内。

记得第一次认识格桑花是2007年夏天,当时我正在网上找寻着藏族歌曲《妈妈的羊皮袄》,乱打乱撞找上了格桑花的网站,起初还以为是个藏族音乐网站,浏览之下见到了好些感人的文章和贴子。就这样开始了我在格桑花的第一次资助---五个西部孩子。这五个孩子有的来自单亲家庭,有的是孤儿,有的是残疾,缺乏家庭关爱对孩子的影响往往大于物质上的缺乏。这方面我在参与格桑花助学之前还是不甚了解,我人在千里之外能填补孩子这个心灵缺口的能力很有限,我们唯一的互动途径就是那最原始的方法---写信。起初我也怀疑过,在这个信息时代,写信有效吗?试想你向人家说一句话,一句问候,别人要一个半月之后才回你一句---我还好着!这有什么用?更别说孩子可能根本收不到我的信。不过信我还是写了,但个多月之后当我收到远自甘南的第一封回信时,真的很高兴。当时,小草在信里有这么一段话:第一次收到你的信我非常兴奋,就像一只饥饿的小绵羊在羊群里找到了自己的妈妈一样,现在我的心里很是踏实,同学们都很羡慕我......。我何尝不兴奋?原来两个多月的时间并非想象的那么久。转眼快八年了,每年都有新的孩子加入,也有孩子毕业。助学金只是个起燃点,孩子们往后能不能发光发亮靠的是持续的关爱、信任和鼓励,我一直都坚持着给每个孩子写信,现在每天回家,我都会很自然地先往信箱看看有没有来自甘南那些独特的信封。更有趣的是,连我家地区的邮差都习惯了,有几次孩子的信地址给写错了,邮差叔叔也毫不犹豫地把信放到我家邮箱里!给孩子写信还有一个好处,过去我给自己的儿女说道理时,儿子马上就内急跑到厕所去了,女儿也一下子变得特别勤力,跑回房间做作业去了!可我同样的话,甘南的孩子们都很认同,这下让我这个当爸的多么踏实,多么的有成就感!遗憾的是我不善长写东西,至今写的信都是“不宜成人观看”。不是字写得丑就是错别字多,不过我知道,孩子们期望的不是信里修饰漂亮的词句,而是一封书信背后的那份他们渴望已久的关怀,和对大山背后一切的好奇。手写书信可以让我们有时间先思考,内容会更深入更真挚,孩子每封来信的不同笔迹、字体、语法、纸张,甚至折叠方法都传递着孩子独一无二的信息,他不再是一个编号,一堆资料,这是手机信息没法做到的,那纸信也提醒我作为资助人的责任。
2007年7月,我跟随格桑花志愿者小兔到藏中发放助学金,第一次踏足甘南就从骨子里喜欢上这地方的人和物,甘南草原、雪山有种不一样的美,荒凉宁静沧桑,这就是大自然的本貌吧?那时候合作市还是个典型的藏族市集,能够和通信了两年的孩子见面很是期待。一位同学家在阿木去乎镇,在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中间那片泥黄就是他们的村子,清一色的泥巴房子,屋内陈设都是最基本的家当,同学家人热情的藏式款待,酥油茶,糌粑,馍馍,厥麻米饭,水果,最好的藏族食物摆到桌子上,老爷爷不会汉语,一直微笑着不停摇着那转经筒,说是给我们祈福。孩子身有残疾但很懂事,一直忙里忙出帮着干活和当翻译。下午我们来到在扎油乡的另一位同学家,才一个多小时的车距,又是另一翻景象,屋前小河,远处满山都是高大绿油油的杉树,彷佛置身欧洲风景画一样。这家孩子刚高考完,不免为升学为选科烦恼,我们谈了很久,离开时她心里踏实了。
随后几次我跟格桑花马杰再到藏中发放助学金,用马不停蹄来形容他一点不错。马杰他刚完成一个点的发放工作就连夜赶来合作,人还在路上就电话联系好各方,一到步就马上赶去学校开始发放,发放完毕就连面条都没吃上一碗又赶班车到下一个工作点。他的敬业和关爱孩子之心让我十分敬佩。他刚回到西宁又主动帮我核对和更新孩子资料,因为我而给他添了工作量,心里有点歉意。
说藏中是甘南州最好的中学并不为过,学生都特别有礼、刻苦,从校门就能见到校园内清一色的藏服,操场上课室里读书之声不绝,好几次我和老师一起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几个年青人毕恭毕敬地向我们鞠躬敬礼,待我们走过后才离开,在校园内就更不用说,连我这个陌生人都不时被学生行鞠躬礼,有一次我在校园过道等着老师,一位低年级学生急冲冲跑过来,把小手里拿着的一块钱交给我,说是地上捡到的,然后很开心很满足的跑开了。
这里的冬天很冷,往往零下二十度,宿舍里没有暖气,用同学的话来说“宿舍就活像个人类冷库”。晚上睡觉孩子两个抱作一团好共享两张被子,还不敢把头探出来生怕冻坏了耳朵。水桶里、澡堂里的水都结着冰,孩子们早上五点多起床梳洗,吃过早饭就开始一天的学习,有些同学会主动四点多起来读书,也有为了争取学习时间,中午饭不排队打菜只吃馍馍,或干脆不吃午饭。学校规定晚上十一点关灯,同学都会自备小电筒,躲在被窝里看书到深夜,虽然我见不到架眼镜的学生,其实大部分高中生都有视力问题,只不过他们不习惯或根本没钱配戴眼镜。新学期开始我见到学生背着一箱一袋子东西回校,我好奇问老师,他说学生从家里背来够一整学期吃的馍馍、糌粑,这样就不用花钱买饭菜,见着孩子们这样刻苦学习心里怎能不疼?不知道城市里的孩子们能理解,能懂吗?
学校有两千多学生,校长和老师的脑袋里好像都装了个资料库,只要随便那个学生走过跟前,老师都能说出他们的名字,学习情况,家里环境,甚至兄弟姐妹如何都知道,这样需要的不会光是记忆力,而是强大的关爱心。也记得校长曾经说过,他会不时在讲话中提醒女生们要好好珍惜目前的学习机会,因为在藏区没有受过教育的女孩长大以后注定要一辈子当别人的免费劳工。在几次家访中我都能深深体会到校长这段话是何等的语重深长......
藏区孩子们放暑假都特别忙,不是帮忙家里农活就是打工。有一年暑假,我到了夏河探望我资助的一名刚高考完的学生,走到她家附近,在路旁一个地坑里冒出一个全身泥巴,手拿铁锹只露出两眼的人形对着我笑,她就是我要去探望的孩子。这假期她干着铺设水管的工作,为大学生活费做准备,我认识的同学中假期到餐馆、澡堂、砖厂、工地打工的都有,也有两个升读了大学的孩子,暑假回老家给村里小孩子义务补课,见到一帮娃娃围坐在一个羊圈改做的临时教室里朗朗诵读,真是很感动。
这次到夏河也去探望一位左腿患了骨髓炎的同学,她家在夏河不远的一个山头上,山路本来就很烂,再加上下过雨车子走得很吃力,半路一处较大的塌方我们只能止步,她哥哥找来一个拖拉机,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才能翻过那处塌方。同学说这山路没修好前,她回学校要花两个小时,走到下面公路口才能坐到班车。不过,对我来说这天的小苦很值得,因为当天刚好是他们村子一年一度的香浪节,家家户户在山头上架起柏树枝堆煨桑,把炉子、家当、吃的都搬到户外,在大自然下一边吃喝、一边聊着度过美好的一天。
七、八年时间转眼过去,第一批资助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从第一封信中幼嫩的笔迹到后来整齐成熟的字体,从腼腆公式化的感谢信到促膝长谈学校里的苦与乐,诉说着对考试选科的彷徨,家中老者病痛离世的悲痛,也分享着进步和毕业的欢乐日子,我也由资助人变为朋友,更被视作亲人。这几个孩子现在都各自有了自己的路,我们到现在还保持联络,能够见证别人孩子的成长也是一种福份。
几年前一封来信中,孩子转述了她爷爷对我说的一段话“很感谢你对我孙子的帮助,现在生活过的越来越好了,以前小时候没有鞋子穿的日子里,往森林里去砍柴常常被木头扎穿脚,总是受伤,不怕你见笑,我们还故意踏在刚下的牛粪上,软绵绵的感到舒服又温暖,那种吃不上饭的日子现在回忆起来依然感到伤感,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更重要的是有你们这些好心人关心我们的孩子,真太好了!也很感谢你喜欢藏文化,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光荣.....。”这些年甘南地区的发展很快,旧区清拆变为时尚商店,高速公路不断伸延,但助学的需要未必会越来越少,因为经济发展的副产品---贫富悬殊在这里隐约可见。
藏区的学习条件本来就艰苦,对身患残疾的孩子们来说就更是苦上加苦,助学的概念就是分享教育机会,我也希望在条件许可下为更多藏区孩子分享健康机会,让学习不再痛苦。
2007年网上一个帖子让我往后的人生添了一道色彩,多了一份快乐和牵挂,助学是双向的,它也给予我们机会重新评估本以为理所当然的价值观,反思是否应该把宝贵的生命纠结在本已过剩的物质生活上。谢谢甘南的孩子们,谢谢格桑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