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论坛结对系统财务系统 申请义工

缘起,2014格桑花(上)


作者:刘晓冬 发布人:菠菜


编者按:

刘晓冬,人称冬哥,在格桑花主要参与线下工作。他工作内容的繁多,是我们难以用文字一一描述的。他长期担任的主要工作岗位有:观影组电影下载,为孩子们所看电影进行把关,同时维护观影云盘,以便西部老师更好的为孩子们服务;拓展营项目的摄影,自从他参与格桑花志愿工作以来,基本上合肥所有的线下拓展营活动中都出现过他的身影,他作为随队摄影,数天甚至全程陪伴孩子们,白天结束完拍摄后,还要匆忙回家上挑选并上传照片;格桑花“超级机动人”,格桑花哪里缺人他就会出现在哪里;晓东还是格桑花的运动大使,在他的带领下,格桑花的许多志愿者爱上了运动,组团参加百公里毅行,跑马拉松,晓冬让志愿者们如兄妹般更加和睦、友爱!

2014年5月初的一天,因为一条推荐微博让我知道了格桑花西部助学---一个致力于为青海等西部地区青少年提供资助,帮助他们完成学业和改善成长环境,有着10年助学史的公益组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是这份机缘让我与来自青海玉树曲麻莱县四所小学的老师们和孩子们在2014合肥拓展营里朝夕相处了整整一周,由此,我的格桑花志愿者工作也正式开始了。

初见这些西部的孩子是在蜀峰湾体育公园,当孩子们排着队一路欢快地走来,笑声中绽放着阳光般的容颜和来自雪域高原的自由奔放。在拓展活动中,孩子们在一起唱着、跳着,我的镜头也像是被他们愉悦氛围感染了,很自然的瞬间,就捕捉到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脸,那是拉洛---我印象中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这真是一种缘份,在拓展营的七天里我被安排成为了拉洛他们学校的随队摄影师。当拓展活动开始的时候,年龄最小的孩子卡着文毛对掉在地上不知名的树木小果实都那么的感兴趣,一颗一颗的捡起来装进口袋里,后来通过进一步的了解才知道,由于孩子们生长在高海拔地区,常年气温很低,每年只有在七、八月份才会气温回升,那里的植物种类很少,这里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那么的新鲜。我想我要用我手中的相机,尽可能完整而充分地去留住她们精彩的瞬间和在这里学习玩耍的片段,当他们长大以后,拿起这些照片回忆,这是多么美好而难忘的经历。也许这是他们在读大学以前,第一次走出家乡、走出高原来到东部地区,对有些孩子来说,或许这也是唯一的一次。通过接触次数的增多,我对孩子和老师们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刻---孩子们从一年级开始就在学校寄宿,因为在牧区家离学校很远,孩子们都是从一年级开始就寄宿在学校,老师们在上课的时候是老师,下课以后又担起了孩子父母的角色,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孩子们的起居生活,这样的住校生活不仅充分的锻炼了孩子们的自理能力,也通过朝夕相处而加深了彼此间的师生情。
活动间隙,孩子们跳起了欢乐的锅庄,那优美的舞姿,和与生俱来的动感叫人心醉。这些孩子天生就是文体健将,尤其在脚下有一只足球的时候,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他们运动的天赋和自由奔放的性格,在跑动中被展现得淋漓尽致!孩子们在尽情地分享这一切的时候,也感受到了合肥家人们那暖暖的爱,每天都会有格桑花家人来看望孩子——送水果、自发解决孩子们的午饭和晚饭、安排好孩子们的行程。通过这些令人感动的细节,我也深深地体会到格桑花志愿者以及捐助人的倾情付出与无私关爱,这更加坚定了我要继续做下去的决心。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与孩子们分别以后,拓展营的拉洛和文青措毛因为要参加广东的一个公益慈善拍卖而要继续留在合肥三天,在等待去广州的日子里,我成为了他们的临时监护人。很快,这俩青海娃、我儿子以及我家的牧羊犬成为了好朋友,零距离地尽情玩耍。无意中,我发现拉洛和文青措毛对我手机里羽泉的《解放》这首歌很感兴趣,只听了几遍,就会跟着调子哼唱了。一有空就我就放音乐给他们听,他们投入地唱,我就这么静静地坐在旁边听,童稚的歌声像是清晨照进窗的第一缕曙光,那种柔软到心里的感觉至今难忘。送他们去机场的一路上,我没说话,只有这首歌在耳边回响,听着他们的跟唱,我鼻尖酸酸的,眼睛不由地湿润了---这是他们第一次坐飞机,而且是无人陪伴,在路上爱人肖云不停的嘱咐着孩子们各种注意事项,孩子们认真的听着并点头答应。我和爱人目送着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九月份,在老师发来的格桑花观影照片中,我一眼认出了熟悉的小脸,他好像瘦了,也长高了,不变的是他专注的神情,和依旧佩戴在胸前的五月探索营的胸牌,我的泪水瞬间涌出了眼眶,是拉洛,我的孩子,我真的很想、很想你们。
 刘晓冬和拉洛
 
七月,东部地区,合肥持续高温,热力不减,在期盼中我们迎来了青海囊谦县和同仁县的初中和高中生们,他们是来参加七月安徽探索营的孩子。也许是因为正处青春期的孩子,第一回见,都有那么点羞涩,不敢面对我们的镜头。这次探索营也根据他们的年龄特点安排了心理和青春期知识的相关课程,尤其是在团队合作的破冰活动以后,孩子们慢慢地敞开了心扉,敢放开了,也开始和我们聊天和微笑面对镜头了。在登黄山的过程中,孩子们带着自己的任务,要在一路上和陌生人交朋友,并向他们宣传格桑花西部助学,这对孩子们是一个考验,也是一个激励,孩子们努力地和游人们(包括外国人)交流着,请他们签名,向他们宣传格桑花西部助学,看着孩子们表现得自然得体、落落大方,我的心也放下了,和着孩子们的节奏继续快乐地带队、做那个为他们用影像定格瞬间的晓冬哥。这次探索营真的很成功,无论是在东黄山的漂流,还是在阿酋湾水上世界的玩耍,孩子们第一次与水亲密接触,在水花中无拘无束的嬉戏,是那么的投入和开心,我拍着拍着,感觉自己也融入了其中,不知何时,晓冬哥已经成为我在所有孩子们口中的标志性称呼,这得归功于我们的领队范范,她每次向孩子们介绍我时,都会亲切地说上一句:这是晓冬哥!尽管年近四十,但能被孩子们这么此起彼伏地叫着、信任着,甚至依赖着,我心里有说不完的快乐和温暖,我十分珍惜这份情感,也深知这是一份责任---我就是孩子们的大哥哥,我们是亲密无间的一家人。探索营结束前的联谊会,是孩子们与格桑花合肥家人们相聚的时刻,孩子们精心准备的歌舞、完么老师热情奔放的锅庄,才永姐悠扬高亢的女高音,都深深地烙在彼此的心里。离别的时刻总是那么快的到来,我们难分难舍,一起同行到送别的站台,不得不分开,青海的亲人们要踏上归程,火车的声声催促打开了所有人的泪腺——佐敦的志愿者们、洪波姐、我,老师和学生们无一例外的泪水夺眶而出,欢喜的迎接仿佛还在昨天,转眼就到了送别……
2014年合肥拓展营,晓冬是随队摄影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