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论坛结对系统财务系统 申请义工

回忆我的“格桑花”


作者:陈雪兰 发布人:菠菜


编者按:
陈雪兰(深蓝)是格桑花“全能型”志愿者,她在格桑花一对一助学项目中承担了客服工作,正是因为她的努力,2014年浙江群完成了根敦群培、玉树二民中等四个批次的结对,成全了很多捐助者的一对一心愿,帮助到西部的数百个孩子快乐健康成长。在深蓝的努力下,西部的娃娃们通过“行走的格桑花”浙江、厦门拓展营项目,走出高原看世界。深蓝还是物资采购能手,因为她出色的说服能力,让安徽卫视小草行动12万元的捐赠款发挥最大效益,不仅物资采购总数量增加了,物资来源全是一线品牌,为青海娃娃们的卫生习惯养成提供了帮助。
 
深蓝(前排中)和拓展营志愿者们在一起
 
对于不记日记,不爱留影的我的来说,写文章真是一件头疼的事,没有素材……但内心对于“格桑花”的尊重,我准备将时间追忆一下,回到我那年轻时代(其实也不算年轻了,就想象一下美好吧,哈哈)。
时间拉回到2007年,初识格桑花没有偶然,确切地说,因它基于网络平台的助学组织理念,成为了我们结缘的必然。作为工作狂的我,不知是加班至午夜后,对工作一成不变的烦燥,异地恋爱的空虚,还是潜意识里本就有对西部的热爱…某天,难得早回家,开起电脑,浏览网页,突发奇想地搜索起“西部助学”,记得搜索页第二条就是“格桑花西部助学网”,点开来,一张触目惊心的照片映入眼帘:皑皑白雪,起伏的大地,一个个黑乎乎而瘦小的身体,裹着老而破的夹衣,别说衣服的不合身,简直单薄得让我在夏日里也瑟瑟发抖,往下看,一双双单鞋或露着几根脚趾,或破着脚后跟;还有小小身形背着更小一点的幼儿,眼神是空洞而无望,他们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吗?双眼不知何时已经模糊,键盘也不知何时浸透了泪水,只知道那整晚无眠,几乎抱着电脑哭了一夜。此后几天,我开始不务正业,研究网站,在论坛上跟着陈心梅也走进了玉树杂多,一颦一笑间,如此艰苦的日子,在她们的文字下,也过得自然、从容而坚定! 我每天被感动着,被牵引着,不再流眼泪,而是注册捐孩子。然后建了一个实物捐助的QQ群,那时的想法很简单,希望通过这个途径,让朋友们了解这个地方,能结对助学的结对助学,能寄物资的寄物资,虽然杯水车薪,但总想着哪怕会有一点点改变的可能也好......
2014浙江拓展营 深蓝(左三)和部分西部师生、东部志愿者合影
 
时钟往后拨,很快到了2010年,日子平淡地过得不紧不慢,我的生活因为结婚生子,没有做更多的事,接着4.14玉树地震,心就被带到了那片废墟上,真恨不得装个翅膀飞到玉树,可是我不能,10个月大的孩子还抱在手上,我能做的只能是24小时开着网站,随时留意救灾情况,祈祷所有孩子们平安,还有格桑花网站更新的所有信息。突然四天后的大清晨,邮箱跳出新邮件:您捐助的孩子****已确认平安!又一次被感动,前方多少格桑花志愿者投入救灾,找孩子,反馈邮件,多少个夜晚不眠不休,为了这一句平安的传达!
深蓝去西部发放助学金
 
大灾过后,也许是理念和价值观的不一致,或许也有民间组织的不够完善,格桑花内部出现了很多不和谐的声音,有对组织的不认可,有对财务的不信任,论坛上硝烟弥漫,更有甚者,在其他网站上大篇幅的谩骂和指责。那时,我因为家庭的变故,也有一丝的动摇,于是潜水者的我也开始出来询问,也想了解更多的答案,但是转瞬间,我选择相信,相信的理由同样简单,那就是最初洪波在资助卓玛草姐妹的时候,内心的仁慈;创立格桑花的时候,期望的众善;而且她作为可可西里无人区的第一批志愿者,女性志愿者,我想我除了敬仰与信任,别无他选!在那一年,她应该承受了常人无法想像的困难与压力,好想拥抱她!但是她说:“感谢那些声音,让她成长为现在的自己!”平静淡然,而无坚不摧!
深蓝和拓展营的孩子们在一起
 
感谢格桑花人的坚持,感谢我当时的支持,让我在2014年,成了格桑花的志愿者,参与一些内部工作,更深入地了解了格桑花。十年发展路,从最初一对一助学,物质资助,到现在对西部孩子乃至整个青海的思想观念的引导,拓展营看世界,观影成长,护花卫生,接着图书项目阅读习惯推进。授人以渔,我想我追随的格桑花在慢慢拉近与我们东部的距离,在唤醒那个让很多人遗忘的角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