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札记|才仁,你的家乡什么样

山山 | 2018年11月23日

 

9小时网络阅卷后,雨下大了,我把羽绒服的帽子扣紧了脑袋。先回家洗脸,重要的是,眼合肥营的四十多个杂多大小宝贝们坐上T389回青海,26个小时抵达西宁,与广州营师生汇合后,现在坐着大巴1008公里回县城,接着再回各乡、各校。西部师生与合肥/广州、志愿者用力分开,带着思念各自精彩。那些与孩子们在一起的日子,定格在照片中,也记录在文字里。以下为合肥营志愿者山山老师的札记——


睛需要休息。只是闭上眼睛在想:是男孩子多一点,还是女孩多?她们读小学几年级?住家远的话,怎么去学校?

 

到达会场,格桑花团队仍在紧张布置工作,志愿者小组的线路被谨慎地再三调整。会场坐的都是志愿服务西部助学的志愿者们,他们的热切和辛劳里,充满相遇孩子的真挚。

 

 

酒店外的雨噼里啪啦,混淆了城市的视野,餐厅的大门一打开,风打着旋儿地倒转到各个角落。忽然有人高声:“我们队确认好了,可以见我们的孩子了吗?”看到桌上的纸写道:“任务一,介绍你的家乡,让别人了解三江源。”我在心里敲定——就问孩子:你的家乡什么样?

 

我们这一组都是女生。最大的16岁,最小的9岁。他们穿着“格桑花”定制的训练营队服,但是红红的腮,明亮透澈的眼神,编起的长辫上浮起一层薄薄的干燥,分明交待:他们是远方的客人,来自高原的阔土。他们是青海省玉树杂多县的同学们,是格桑花西部助学志愿者口中的“我们的孩子”。

 

女孩子们格外羞怯,但是又真的像我见过的格桑花。她们美丽,而且逢上你的笑容,就会笑开了,衬着眉目都更美。这样的笑靥,是我对才仁措毛的第一印象。她躲过了我的观察,笑了一下又归队去。

 

参观地质博物馆,孩子们领我们乘坐公交车。志愿者的默契是不对行动提出具体指导,不干预孩子们对路径的选择,不直接回答问询,引导孩子通过有效问路、阅读文字获取信息。因此我们免不了跟上一段错误的路,有时,是两个来回。若问我们做什么?——听取孩子声音,介绍城市生活,了解孩子体验状态。一起走错路,一起总结错误经验。当然,更是——安全顾问,真挚朋友。

 

 

我拿着名单给个子更高的才仁措毛看,请她指出她的名字,她轻轻点了一下表格靠下的位置,仍然害羞地念:才仁措毛。我重复念:“才仁措毛。”然后问起:“才仁,你的家乡什么样?”
“家乡在三江源。也是雪豹的家乡,藏羚羊的家乡,出门能看到野牦牛。”

 

“所以青海总下雨,为了长江充沛有力,滋养平原!我去过你的家乡,那儿很美。牦牛过马路也慢吞吞的。你上学远吗?喜欢什么课?”

 

“学校离家不远,两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只偶尔有美术课……”

 

聊天后,孩子的胆子大了许多。从一开始追逐同伴的脚步,带着怀疑制定线路,到后来,大方询问路人,调整路线后坚定前行。不到一小时,孩子们在亲身体验后,有了更多的自信和解决问题的机智。每当看到才仁措毛最先上前问路,16岁的仁增曲忠拉住东张西望的白措,才文曲措跟紧姐姐们,但又常常回头看看我们……我们感受到身处后方的喜悦,那是隐秘的成就。

 

志愿者晓冬说:“我们做的这些,只是为了给孩子们的世界打开一扇窗,让他们可以见到更远的地方,体验城市化和地域文化,拓宽视野,在未来,有选择的眼界。” 

 

才仁说起他家门前的草原,悠闲的野牦牛和早上五点出门,晚上三点才到的长途旅程时,眼睛里闪烁的,是归属高原的快乐。她们体验城市的生活,但永远思念家乡的星夜。

 

地质博物馆里,席席已经被孩子们包围起来了,担任起临时的地质讲解员。她自己参观得也仔细,说是为了多给孩子们讲讲。私下里交流,席席又说:“真觉得高中的地理有用又不够用哩!”她弯腰给个子小的孩子系紧雨衣的时刻,我想呀:你的细心和善良够用哩!

 

才仁说:“以后考大学要考合肥的。”比起“合肥再见”,“大学”这个词更引人专心等候。那么,孩子,希望知识引领你们走得更远。

 

 

怀捧着花束的女士,在雨中耐心的给孩子指路,白措说:“谢谢阿姨!”她微笑又亲和地说:“不用谢,宝贝!”地铁上,陌生乘客得知孩子们跟随西部助学公益活动,从青海玉树而来,主动提出:“有没有需要我做的地方? ”……

 

《管子》云:“善人者,人亦善之。”但在西部助学志愿者中,似乎没有为“人亦善之”而“善人”。《论语》里“德不孤,必有邻”恰更能说明这种喜悦。因为内心的善意和热情,感到自己身处爱中——这是“不孤”的格桑花志愿者。

分享到:

推荐资讯

Wechat qrcode

格桑花西部助学

帮助孩子健康成长